企業概況 / 關於SEIKA食品株式會社

‰Ý‰^’†S

社長致辭

SEIKA食品株式會社於大正8年(1919年)9月創建以來,已走過90余年的歷程,回顧過往,我們歷經過波瀾,沐浴過輝煌,各種酸甜苦辣都化為沈甸甸的榮譽和寶貴的經驗。時光荏苒,在大家的支持與信賴下,我們以糖果生產制造與批發銷售為起點,到現在冰淇淋、冷凍產品的生產制造、批發銷售,一步一步腳踏實地地開創發展,並且逐步完善了營業連鎖銷售網和關聯公司的開發拓展。平成4年(1992年),本社及糖果物流中心竣工落成,平成9年冷凍物流中心遷移至鹿兒島流通業務團地內的新設廠房,面朝新世紀我們完成了企業的一次重要性飛躍。縱觀SEIKA食品的歷史發展,歸根結底都是我們在企業發展中時刻不忘社訓:“專心致志生產、全心全意銷售、細心謹慎經營”的企業立足根本。伴隨著經濟全球化和信息技術的日新月異,客戶需求也日漸多樣化,跨行業競爭的激化,使得糖果業界起伏變化明顯,時至今日我們更要遵循社訓,全體社員同心協力實現企業價值和社會價值的最大化,通過企業發展回饋員工、回報社會。衷心希望今後也能夠得到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與惠顧,敬請多多關照。

專心致志生產、全心全意銷售、細心謹慎經營

‹Êì _ˆê˜Y
ŽÐ’·
‹Êì _ˆê˜Y

 

Šé‹ÆŠT‹µ

‘n‹Æ –¾Ž¡36”N(1903”N)
‘n—§ ‘吳8”N(1919”N) 9ŒŽ22“ú
’ûŽ‘‹à 4,800äݓúŒ³
Šé‹Æ‘ã•\ ŽÐ’· ‹Êì _ˆê˜Y
”NŠÔç÷šSŠz –ñ300‰­“úŒ³(•½¬28”N“x)
ˆõHlÉ –ñ550l(ŠÜ—ÕŽžH)
ŒðˆÕ‹âs Ž­™Z“‡‹âs,ân‹âs,ŽOˆäZ—F‹âs,ŽO•H“Œ‹žUFJ‹âs,•Ÿ‰ª‹âs,“ì“ú–{‹âs,‹{è‹âs,¼“ú–{éŽs‹âs
‹Æ–±”Íš¡ “œ‰ÊE™uŸ½—ҁE—â“€äôØ—ސ§‘¢E—â“€H•i—Þ”áá¢
營‹ÆŠ “sé營‹ÆŠ,ì內營‹ÆŠ,‰«繩營‹ÆŠ,•Ÿ‰ª營‹ÆŠ,Â‰ÊŽsê營‹ÆŠ
Ž––±Š ‘åã,œA“‡,•Ÿ‰ª,“Œ‹ž

‘ŠèŠé‹Æ Wš£ŒöŽiˆêæT

–{ŽÐE‘å•õ’á溫•¨—¬’†S
–{ŽÐE‘å•õ’á溫•¨—¬’†S

 

歷史沿革

1903 ‘n—§‰ÙŽq–≮¼‰Y‰®¤“X
1919 ¼‰Y‰®¤“X‰ü‘g,Ý—§Ž­™Z“‡‰ÙŽqŠ”Ž®˜ðŽÐ
1924 開始制作生產柚子軟糖
1928 X–¼ˆ×Ž­™Z“‡§‰ÙŠ”Ž®˜ðŽÐ
1931 開始制作生產兵六餅
1952 Ž­™Z“‡Žs“‚–©H±vH—Ž¬
1957 VÝ“û‹Æ•”,開始制作生產冰淇淋系列
1959 X–¼ˆ×SEIKAH•iŠ”Ž®˜ðŽÐ
1964 Ž­™Z“‡Žs’†‰›’¬ã`ŒöŽi‘åžêvH—Ž¬
1964 Ý—§(Š”) Toit Vert“I‘Og(Š”)SEIKAŸCäi
1966 Ý—§(Š”)SEIKA‰^“®’†S
1969 Ý—§SEIKA¤Ž–(Š”)
1970 Ý—§(Š”)SEIKA‹{è
1971 ŠJÝ“séšz‹ÆŠ
1971 Ý—§OHKURA§‰Ù(Š”)
1972 ŠJÝ‰«ãŠ營‹ÆŠ
1976 ŠJÝÂ‰ÊŽsê營‹ÆŠ
1977 ŠJÝŽ­‰®營‹ÆŠ
1978 ŠJÝì內營‹ÆŠ
1979 VÝ—â“€H•i•”
1989 Ý—§(Š”)SEIKAŒGŒ³
1992 VŒšçz‘J–{ŽÐˆÈ‹y“œ‰Ê•¨—¬’†S
1992 Ý—§‘å•õ‹»產(Š”)
1996 Ý—§(Š”)SEIKA HUMAN LINKS
1997 VŒš‘å•õ—â“€’†S•À啟“®‰^營
1999 SEIKA‰^“®’†S(USUKI)ŠJ“X
2002 SEIKA‰^“®’†SSENDAIŠJ‹Æ
2004 SEIKA‰^“®’†SiAMU PLAZA“XjŠJ“X
2005 SEIKAH•i’¹±•¨—¬’†S啟“®‰^營
2005 沖繩營業所轉遷至那霸市安謝
2007 ŠJÝ‹{Žá’†S
2008 開設福岡營業所
2009 (Š”) SEIKA LIFESUPPORT 慈愛之鄉開業
2011 福岡營業所・鳥棲物流中心轉遷至大刀洗
2016 SEIKA食品宮崎低溫物流中心啟動運營
2017 ŠJÝ“séšz‹ÆŠ

Ì“ú“I“œ‰ÊÆ•Ð

“œ‰Ê“X“IäpÆ
—MŽq“î“œ

 

‘Nˆ×l’m“IŒÌŽ–

Ž©•‰“I’¿•i`—MŽq“î“œ@‘吳13”Ni1924”Nj

人生不總是一帆風順,總要經歷無數的挫折和考驗。大正13年我們遭遇了企業的第一次重大危機。糖稀的銷售一度跌入低谷,雪上加霜的是,通過船運往外縣運輸糖稀的過程中,錫罐底部出現漏洞,糖稀全部流出。面對這一莫大損失,我們向船運公司提出了賠償要求,反而演變成被船運公司要求賠償甲板清掃費的鬧劇。在那樣艱難的情況下公司沒有被擊垮,至今回想起來仍不可思議。壯次郎(初代社長)在這次絕望性的歷練中,意外的制作出了柚子軟糖,因禍得福,公司平安地度過了危機,脫離困境。一天,工廠員工閑暇無聊時,用剪刀把朝鮮糖剪成各種形狀,以消磨時間。創業者看到這得到啟發,在原有朝鮮糖基礎上,著香、著色,以奶糖的形式生產銷售,一舉取得了成功。外盒的圖案設計我們專程委托了大阪的設計師。當時被有些人評論不夠新潮時尚,鄉土色彩太濃,但淳樸的南國色彩基調反而得到了大家的喜愛。一切就緒,接下來就是如何宣傳的問題。為了營造氣氛,我們首先大張旗鼓地裝扮成薩摩隼人,身著戰袍,後背插上靠旗,靠旗印上柚子軟糖的圖案,宛如街頭藝人一般的整裝向全國出發。剛到沖繩的時候,一個不留神我們誤入紅燈區,遭到女郎們的圍攻,結果落了個丟掉寶貴戰旗倉惶逃脫的下場。為打出品牌效應,昭和3年,我又大膽的策劃了一個前所未聞的推廣活動。買下美軍淘汰的軍用戰機,空撒柚子軟糖。1架5千日元,連飛行員我們也準備好了。宣傳科長和總務科長兩個人上京領取飛機前,還在鶴鳴館舉行了隆重盛大的壯行會,連報紙也登載上了壯行會的照片,真是前所未有的盛況。但這個計劃最終還是沒有實現。剛剛上京的二人還沒能站穩腳跟,公司就因為經濟不景氣而湊不到5千日元,不得不拍出“速回”的電報,讓他二人火速返鹿。事後回想起當年這段往事,有人說“這是壯次郎故意耍的宣傳手段罷了”。但壯次郎豪放地笑著說:“我是誠心要買飛機的的,但現在已造成了巨大的輿論,飛不飛都一樣了”(摘抄於《鹿兒島新報》)

Ì“ú“IœAé™BŽÔ
š¤‘œ•ú‘å

 

戰爭中~戰後復興時的回憶 昭和20年(1945年)

市內受到空襲,一片狼藉,建築物幾乎無一幸免。工廠也損失慘重,不得不關廠停業。事態稍微平穩後,為了重新整備和一些其他的瑣事,我來到公司廢墟,用石灰在被空爆後的黑乎乎的墻上寫下了號召大家在此集合的時間。20號那天,來了好多人。在大家期待的眼神中,我打開了被燒黑的金庫,幸好賬本和存折都保存完好。事前為防止火災我們在辦公室周圍放上了很多裝滿水的瓶子,到現在也已經蒸發得差不多了。我又重新定了一個聚會的日子,我想給大家發放最後的工資和退休金。當所有發放完畢,我頓時覺得肩上的大石頭終於落地了。當時想著就這樣死去了我也無怨無悔了。(中途省略)終於迎來了戰爭結束。次日,我乘坐首趟列車從疏散地回到鹿兒島。市街簡直慘不忍睹。放眼望去,從鹿兒島車站到西站所見之處到處都赤裸裸的印證著戰爭的殘忍,市內九成被燒毀。來到工廠舊址,我便開始著手重建工作。木材主要都是從防空洞裏挑選出來的,廢墟中撿來的鐵皮、鐵釘也派上了大用場,不出兩日一間不到10㎡的簡陋辦公室就成形了。當時條件惡劣,沒有什麽工具,幾乎都是手工作業。看到在戰後廢墟上孤零零聳立的簡陋辦公室,心中感慨萬分,這也是多年後我引以為豪的重建第一步。

昔日的生產車間
š¤‘œ•ú‘å

 

精彩的一問一答~兵六餅 昭和24年(1949年)

對於兵六餅的銷售我一直都揣測不安。當時日本處於美軍管制下。對鼓舞士氣的電影、娛樂都實行了全面戒嚴。我想若是以後真的被駐軍下達了銷售禁止令,那就真的血本無歸了,於是我主動去了警察局,結論為“腰間插著的日本刀是個大問題”。表情嚴肅的我又到了美軍政治事務所,通過翻譯向官方負責人講述了兵六物語的故事。我辯解道“絕不是好戰,這是一個幽默的故事。以前的武士都必須佩刀,這是風俗”。“明白了,佩刀可以。但是屁股暴露在外有傷大雅,一定要給他穿上內褲。這個條件必須執行”。這是我始料未及的回答。不可思議的是,人到了絕望的關頭總是一語驚人“有穿內褲的。有穿‘遮羞布’。‘遮羞布’就是日本式內褲。該遮蓋的地方都蓋住了。如果你是日本人就一定會明白。請你一定妥善說明”,我施展渾身解術地央求翻譯官。也許是被真誠打動,官方負責人雖是一知半解,但也給予了理解,“明白了,本官在職期間可以銷售”。真的滿心歡喜,有一種飛上天的喜悅。為了給兵六大人定裝,還經歷了這一段驚心動魄的往事,回憶當初種種,時常還會笑出聲。

兵六餅舊照
š¤‘œ•ú‘å

 

正式動工生產~冰淇淋事業 昭和32年(1957年)

當時,我已51歲,工廠的工人幾乎都是大學、大專、中學的應屆畢業生,剩余的工作人員也都是臨時雇傭的。新產業要如何發展,朝哪個方面發展,我們在迷茫中不斷地探索。本著從我做起的原則,我不但要求大家要早到車間,自己也堅持每天早上最早到工作崗位。冷凍機20馬力1臺、15馬力1臺,這是當時工廠僅有的冷凍設備。炎熱夏日,不可避免地頻繁出現斷貨缺貨的現象,雖時常受到供銷商的指責,但也算平安無事的度過了第一個年頭。當然,無可非議的虧損。第二年我們開始手工制作莫納卡(日式點心)。圓筒形的錫罐裏先註入冰淇淋液,然後把錫罐放入鋪滿冰塊的鐵盒內,加入大量的鹽降低冰點,結凍後一勺一勺的挖出來夾進糯米烤的簿酥中。這個產品也成了公司夏日的暢銷產品之一。夏日訂單不斷,人手不夠時總務部、營業部的員工們也集體參戰,室外酷暑難熬,車間熱火朝天,這一幕現在仍時常出現在眼前,時至今日記憶猶新。現在工廠內部、冷凍庫都經過多次擴建和翻新,往日的心酸種種,真的無法想象。

摘抄於第二代社長(玉川秀一郎)遺稿集

昔日的冰淇淋標簽與南國白熊